第二十四章 廣成遺寶


    崆峒山雖然從天地乾坤界脫離開來,卻依舊是吳升的結界,被揭開了封蓋之后凝聚回來的靈力,自然也都成了吳升的靈力真元,別看只是百余里的小界,靈力的濃郁度卻是天地乾坤界的不知多少倍,足足帶給吳升五百萬五彩石的真元,令吳升的真元總量暴漲至一千萬!

     就連只是將靈山停靠在天地乾坤界中的簡葭,也沾了大光,單是收集那些崆峒山脫離時散逸的余暉,便得了十多萬五彩石。

     此刻的崆峒山,正是中寶臺顯現的月份,石臺上四道靈光,在虛空中

     映出隱隱余暉。吳升和簡葭來到中寶臺的巨石旁,終于看到了廣成大仙四件法寶真身,一件件躺在石槽中,散發著柔和的光芒,之前圍繞在石臺邊的四棵古松,則失去了蹤跡。

     簡葭很是驚喜:「原來還有如此別致的藏寶方式,將法寶封印為古樹,今日學到了,回頭我也試試。」

     左首第一道寫著「展禽圖」的石槽中,躺著一個卷軸,展開之后,是一幅奇怪的圖卷,畫的是一些橫七豎八的線條。

     吳升琢磨半天沒有看懂,干脆試著將真元輸入,圖中的線條陡然飛了出來,頃刻之間結成一道大網,鋪天蓋地向著空中一兜,竟然罩回來上百

     只飛鳥,也不知那么多的飛鳥,剛才都藏匿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 「不應該是圖卷一展,飛出萬千靈禽么?怎么反著來,把鳥給捉回來了?」

     在這方面,簡葭的文化儲備要比吳升厚實得多,她若有所思道:「禽之古意,乃張網捕鳥,之后才演化為禽鳥,這圖卷看來是捕獲飛禽的法寶,只要大網所展之處,飛禽盡在其中,無法逃遁。」

     「一般的鳥也用不著專門煉制法寶來捕獲吧?」

     「理應如此,需要廣成大仙用法寶對付的飛禽··…真不知道會是什么。」

     再看第二道寫著「滅跡拂塵」的石槽,里邊卻是一根木棍,光禿禿沒有任何綴飾。看不懂的東西,要想知曉其中的玄妙也不難,還是老辦法,輸入真元一試便知。

     真元輸入后,吳升將這根拂塵招入手中,向著某處掃過,那個方向的幾棵老松齊齊倒地,再驗傷口時發現,樹根處斷了不知多少層,一張張薄如樹葉,這是被拂塵上看不見的百千條細絲切出來的。

     第三件是「高情冕」,則是一頂高冠,吳升以真元注入,冠上伸出數百條冕梳,將全身罩住,這是件防身的法寶。

     第四道則是「彌真劍」,劍身樸實無華,既無可炫耀的金光,也沒有銳利的鋒刃,看上去只是一口薄鐵,但出手之際,堪稱無堅不摧。

     都是廣成大仙遺寶,究竟如何,還要真正對敵時才知,但吳升對這四件法寶已是信心滿滿,開玩笑,廣成大仙啊!

     之前因愛好使然而收集崆峒碎片,集齊之后竟有如此收獲,吳升都不知該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 但這依舊不是最終的收獲,簡葭在中寶臺上忽然叫道:「快來看!」

     「又有寶貝?哪里哪里?」

     吳升聞訊立刻趕到,見簡葭彎著身子,向畜養紅鯉的水潭張望。

     吳升也跟著看下去,卻沒看到那幾尾紅鯉,而是在潭水中依稀看見道影子一晃而過。

     簡葭道:「就是這東西,把紅鯉吃了!」

     吳升思索少時,準備下水,簡葭拉住他:「會不會有危險?小心些……」

     吳升拍了拍她:「整個崆峒山現在都是我的,包括這水潭里的鬼東西,我是下去清點自家的寶庫,能有什么危險?」

     簡葭一聽有理,干脆和吳升一起下水,在潭中下潛十余丈后,隱約見到了那道影子。兩人迅速跟隨,很快便跟著那影子卷入一道暗河。

     又是暗河!

     在暗河中追了多時,很快就看到了那熟悉的地下「星空」,與此同時,前方追逐的身影忽然游了回來,雙眼蒼茫,竟然又是一條混沌魚。

     在混沌魚目光的注視下,吳升和簡葭再次墜入漩渦,不知旋轉了多少回,雙雙回到禹王洞府的方池中。

     方池下,又多了一道漩渦,現在一共有三道,分別是豐山、大荒、崆峒山。

     兩人自方池中出來,各自不解,試圖互相啟發。

     「賢妻,你腦子好使,比較靈光,你來想想,這條混沌魚哪里來的?它

     吃幾條紅鯉干什么?」

     「也許是十二塊崆峒碎片中藏匿的,碎片合體之后喚醒,就像是這四件法寶,被封印為四棵古松?吃下紅鯉,就是它喚醒自己的方式?我不解的是,為什么廣成大仙會有混沌魚?」

     「人家是大仙嘛,豐山有、大荒有,崆峒山當然也該有。」

     「那你的禹王結界中為什么沒有?」

     「是啊,賢妻想到點子上了,按理說,禹王也應該有……為夫知道了,我只得了禹王神格,沒有禹王結界,我這結界是自己重塑的,可惜啊。」

     「春秋世現在已經開通了三個結界的秘道,最多能開通幾個?」

     「誰知道?虛空之中有那么多混沌魚嗎?」

     「或許可以從結界主人身份考慮?廣成大仙的崆峒山有,去芝和融天有,呃······身份差得有點遠····豐山以前是誰的地盤?」

     「走,回去問問……」

     兩人又通過秘道回了兩界山,去芝連忙迎候:「禹王回來了?」

     「融天呢?」

     「回白鶴山了。」

     「怎么回去了?剛和好如初,不應該團聚一番嗎?」

     「這個……蒙禹王賞賜五彩石,我們正打算抓緊恢復修為,也好為禹王效力。您是找融天么?我這就喚過來聽候您的·····」

     「不用。我就是想問一問,混沌魚的事,怎么來的?」

     「這是打通世與界之間聯系的虛空支道,原本就是禹王您的東西。」

     「我交給你們的?」

     「……算是吧……」

     「怎么才能獲得這魚?從哪里可以搞到?」

     「這……恕小神不知。」

     「融天知道嗎?」

     「也不知。」

     「你知道還有誰手上有嗎?」

     「小神不知。」

     「怎么一問三不知啊……」

     「小神愚鈍。」

     「那沒事了。」

     目送吳升和簡葭離開,去芝擦了擦額上的冷汗,暗道:「禹王回想起來的事情越來越多了···…真快啊!」www.xsbb.net
如果喜欢《一品丹仙》,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。收藏本页请按 Ctrl + D。